知識產權保護第一平臺 咨詢熱線:13808808035

商業秘密點之司法鑒定

時間:2017-08-22 17:17來源:未知

   秘密點是指權利人尋求保護的商業秘密的具體內容,是商業秘密的核心部分。明確秘密點,是審理商業秘密案件的基本前提。任何商業秘密案件都存在尋找和確定秘密點的問題,在筆者所搜集的裁判文書中,有16起案件爭議焦點圍繞秘密點展開,其中因為秘密點不夠精確而敗訴的案件有10起。準確認定秘密點,對案件審判結果以及審判效率、訴訟周期都有很大影響。所以,尋找秘密點,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一、點是商業秘密的固有屬性 
  未公開性和相容性是商業秘密的固有特征。首先,商業秘密是一種保密狀態下的不公開的信息,無法事前明確權利的內容、丈量權利的邊界。例如,商業秘密權利人向法院主張其對技術秘密A、B享有權利,但經過法院的審理和認定,發現技術秘密A已經為公眾所知悉,不符合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因為不存在一個事前的判斷標準,商業秘密侵權發生開始解決糾紛時,才開始對商業秘密權利范圍進行一個逐步的認定和判斷,這是事后標準。并且,競爭者之間互不知曉對方的商業秘密內容,分別在各自的秘密狀態下開發創造,可能出現多個競爭者采用合法的手段各自研發出同種技術信息或者經營信息,這些信息同時構成商業秘密,受法律保護,這就是商業秘密的相容性。其次,商業秘密權利在保密時間上有不確定性。由于商業秘密主體的相容性,無法預估其他主體是否會開發出自己享有的商業秘密,或者是否會公開或者申請專利,這種不確定性無疑是一種限制。 
  二、司法實務中秘密點的具體認定 
  (一)秘密點應當是客觀存在的,有明確的載體和具體的內容 
  《不正當競爭司法解釋》第14條規定了原告對其商業秘密的載體、具體內容負有舉證責任。在蘇某爾公司與吳某江商業秘密糾紛案中,原告主張儀器的工業化設計屬于商業秘密,但并未對該設計的具體內容和具體范圍做出說明。在翁某物流公司與潘某島商業秘密糾紛一案中,原告不能明確說明其擁有何種秘密信息,更無法說明其主張的商業秘密的內容和范圍。在這兩個案件當中,法院對其商業秘密的主張不予支持,因為權利人不能夠明確秘密點的存在。而在恒某公司清算組與國某公司、宇某公司商業經營秘密糾紛一案中,原告主張客戶名單作為其商業秘密,并將NM公司與AC公司的名稱、兩公司的郵件地址及法定代表人的信息固定為秘密點。雖然最終該秘密點因不具有深度,未被認定為商業秘密,但是在訴訟初始,原告對秘密點是明確的。 
  (二)權利人在法官釋明下,結合被告的抗辯自行剔除秘密點中的公知信息 
  在訴訟過程中,經法官反復強調和解釋說明,結合被告人的抗辯意見,權利人應當認真篩選其主張保護的秘密范圍,通過自行縮小秘密點來解決秘密點范圍過于寬泛的問題。將秘密點中屬于公知信息的予以剔除,如已經在公開刊物上發表過的、能夠在網絡上檢索到的或者已經為同行業人員所熟知的信息。在石家莊市某油漆廠與侯某君、河北樸某公司商業秘密糾紛案中,原告在二審中主張的秘密點是23個涂料配方及工藝,通過審理過程中的反復討論和甄別,原告在申請再審時將秘密點縮小至4個內墻涂料配方及工藝。這樣的做法有利于合理限縮商業秘密的范圍,減少不必要的工作量和司法資源的浪費。 
  (三)引入訴訟協商機制,通過分步驟篩選確定秘密點 
  司法實踐中,許多涉及技術秘密的案件在確定秘密點時十分困難。權利人往往將一臺設備、一條生產線這一整體作為秘密點來主張權利,或者羅列出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秘密點。由于技術秘密的專業性,權利人可能很難通過自行篩選的方法限縮其秘密點范圍。此時,法院在審判要兼顧效率和公平,既不能一味強壓原告縮小秘密點,也不能不切實際地將數量龐大的秘密點通通進行審查。法院可以參考引入訴訟協商機制,通過充分的程序性協商促使原告與被告達成一致,避免采用強制性決定的方式解決上述問題。法院就原告主張的秘密點先行固定,然后通過多方協商,將整體拆分為多個部分或節點,將其中區別于公知技術的、最為核心、關鍵的技術確定為秘密點,進行司法審查和技術鑒定。通過協商分步驟進行篩選,不僅維護了原告的訴權,提高了審判效率,還有利于當事人對司法判決的認可。在西安某華復合材料制品廠與西安某韋機電有限公司侵害商業秘密糾紛一案中,法院出于查明技術秘密點的需要,將原告主張的秘密范圍由一個整體的“abs板、亞克力板殼體的增強工藝”劃分為6個步驟,將其中可以從公共領域得知的剔除掉,進而將秘密點縮小為“第3、4步驟中的915號、199號樹脂的組合使用”,并在此基礎上查明是否構成商業秘密。這一做法不僅沒有割裂技術成果,反而有利于案件審理。 
  (四)需注意秘密點是特定部分還是整體組合 
  權利人在主張權利時,應明確其主張保護的秘密點是特定部分還是整體組合。如主張特定部分是秘密點,應該從組合中抽離出來予以認定;如主張整體組合是秘密點,只要整體組合具有非公知性,即使其中某些部分含有一定數量的公知信息,仍然不會妨礙整體組合構成商業秘密。例如,在上海某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中,原告主張的環保用益生復合菌菌種的組合為其秘密點,而非脫離菌種組合的生產、應用技術。在億某某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新某藥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中,原告主張秘密點為“微生物酶法拆分生產D-泛酸鈣工藝中的技術指標、生產操作的具體方法和要點、異常情況處理方法等技術信息、5000T泛酸鈣的工藝流程圖中記載技術信息的整體組合”,被告認為該秘密點不明確,且其中含有公知技術。法院最終認定該案中秘密點是技術信息的特定整體組合,進而認為公知技術的創新性重組應當受到保護。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報案_侵犯商業秘密罪無罪辯護_商業秘密保護_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例_軟件著作權_侵犯著作權罪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侵犯著作權罪辯護,全國的案件勝訴率遙遙領先。實現商業秘密、軟件著作權一站式保護網,為大中型企業提供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立案、軟件著作權維權、侵犯著作權罪經偵立案、商業秘密鑒定、侵犯商業秘密罪審計等知識產權法律服務。

延伸閱讀

群英会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