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保護第一平臺 咨詢熱線:13808808035

侵犯商業秘密罪罪過形式探析【侵害商業秘密律師】

時間:2020-03-06 11:18來源:廣東長昊律師事務所

:從罪刑法定原則出發,侵犯商業秘密罪在主觀方面包括過失。但是,這種立法模式違背刑法的謙抑性,而且造成法條內部相互沖突,應對其進行修改。
關鍵詞:侵犯商業秘密罪,罪過形式;重大過失;披露;立法價值
 
   侵犯商業秘密罪是現行刑法增設的一個新罪名,關于本罪的罪過形式,目前在我國刑法學界爭議較大,從而直接影響到司法實踐中對本罪的正確認定和處理,妨礙了刑法社會保障功能的正常發揮。以下長昊商業秘密律師擬就此問題進行探討,并就其完善略述管見。
 
   一 侵犯商業秘密罪罪過形式爭議及探討
 
   關于侵犯商業秘密罪的罪過形式,刑法理論界存在著幾種不同的觀點:(一)認為本罪的主觀方面是故意,而且只能是直接故意,如果行為人因間接故意、過失而泄露商業秘密的,則不構成本罪;(二)認為本罪主觀方面由故意構成,包括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過失不構成本罪;(三)認為本罪 的主觀方面既可以是故意,也可以是過失;(四)認為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可分為直接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和間接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前者主觀上只能是故意,后者主觀方面可以是故意或過失;(五)認為刑法列舉的四類侵犯商業秘密行為,除第一類只能由故意構成外,其余的均可由故意或過失構成;(六)認為應分幾種情況:第一類行為主觀方面只能是故意,而第二、三類行為中披露行為的主觀心理態度可以是故意或者過失,而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的行為只能由故意構成,第三人獲取、使用或披露有關商業秘密的,其主觀方面可以是故意或過失。
 
   二 過失侵犯商業秘密罪立法價值評析
 
   以上分析是從罪刑法定原則出發,即侵犯商業秘罪在主觀方面可出于過失,但僅限于間接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問題在于該種立法模式是否合理,對此刑法理論界也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在法律上認定過失犯罪有著重要的理論意義和實踐意義。(一)從理論上講,商業秘密雖然是一種信息,但它是未進入公知領域的信息。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通過采取合理的保密措施,已經表明依法行使權利的意圖,其專有權不能對抗的僅僅是他人獨立開發、反向工程或其他善意行為的結果,同時決定了未經允許,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故意使用不正當手段或者因疏忽未盡合理注意而從權利人那里獲取商業秘密。僅僅禁止故意獲取是不夠 的,行為人和權利人保護商業秘密的意愿和措施還必須盡合理注意的責任;(二)在法律上認定過失侵權具有實踐意義。商業秘密作為一種知識產權,對商業秘密的保護措施只能要求是合理的,不能要求防止常理以外的一切不測事件的發生。例如,一個外行人誤入了保密車間保密室,其在主觀上雖無占有的惡意,但卻看了不該看的文件、實物,甚至拿走了不該拿走的商業秘密載體或體現物,在此情況下,如果不認定為過失侵權,認為權利人無權要求行為人不得泄露或返回原物,這顯然是不合理的,使這種情況下對商業秘密的法律保護徒具空文;再次,在現代信息間諜戰中,為最大限度地逃避敗露后的責任,盜取他人商業秘密往往盡可能利用看上去合法的手段,而其惡意目的又是刻意掩蓋著的。這樣,即使察覺,也給人以過失的假象,結果有時就可能不了了之。因此規定過失犯罪,有利于權利人采取緊急措施保護商業秘密。
 
   另一種觀點則與此完全相反。如有的學者認為, 從刑法條文的字義上作這樣的解釋,確實有一定的道理。只不過從立法精神和立法的科學性而言,似乎不宜將過失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當作犯罪處理。 另有學者認為,對于第三人在過失心理狀態下實施的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不加任何區分地皆作為犯罪處理,確實失于嚴厲。認為這樣的法律規定其實是 向第三人提出了程度更高的注意義務,因為第三人并非商業秘密的直接獲取人,在正常的市場流轉中要謹慎地注意他人是否商業秘密的合法持有人,其負擔顯然高于第三人對明知非已所有的商業秘密不去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的負擔。其次,這樣的法律規定不利于全面保證市場安全。保護商業秘密的安全固然是保證市場安全的一部分,但第三人在市場活動中的交易安全和適度的活動自由亦是市場安全的一部分,不可保此廢彼。
 
   長昊商業秘密律師贊同第二種觀點,認為從應然的角度出發,不宜將過失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規定為犯罪。
 
   (一)將過失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規定為犯罪,有違刑法的謙抑性。所謂刑法的謙抑性,是指對于某種危害社會的行為,國家只有在運用民事、行政的法律手段和措施,仍不足以抗制時,才能運用刑法的方法,亦即通過相應的刑事司法活動加以解決。上述肯定過失犯罪的觀點,顯然混淆了民事責任與刑事責任的界限。二者雖然都要求行為人在主觀上必須具有過錯(或罪過),但民事責任主要是一種賠償責任,行為人的過錯形式(故意或過失)與程度對其應承擔的責任并無影響;而刑事責任則不同,其不是以賠償損失為目的,而是以預防犯罪為目的,罪過的形式與程度表明行為人主觀惡性的大小和改造的難易程度,從而影響到刑事責任的輕重。對于過失侵犯他人商業秘密而言,因行為人主觀惡性較小,完全可以通過民事賠償的方式,使過失者從中吸收教訓,而無需刑法介入。
 
   (二)正如多數學者指出的,僅處罰第三人的過失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在邏輯上是不通的。因為從我國《刑法》第219條規定的四類行為來看,第三人間接侵犯他人商業秘密的犯罪,在主觀方面即包括故意,也包括過失,而第二人即以不正當手段獲取商業秘密,或違約披露、使用權利人商業秘密的人的犯罪行為,卻只能由故意構成,這就造成刑法對第三人的要求嚴于對第二人要求的局面。也有學者試圖解決這一矛盾,提出第二人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也可以出于過失,但這樣并未徹底解決問題。因為就第一類行為而言,行為人的盜竊、利誘、脅迫或以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主觀方面只能出于故意,并且是直接故意,而不包括過失獲取他人商業秘密在內,故以上沖突依然存在。
 
   (三)從其他國家關于商業秘密犯罪的立法來看,皆嚴格限制過失形態的侵犯商業秘密罪。如加拿大刑法雖然規定了過失獲取有關知識和過失性欺詐獲取有關知識等罪,但至今尚處在草案階段。日本雖然在《不正當競爭防止法》中明確規定了過失侵犯商業秘密的刑事責任,但僅限于“重大過失”,輕過失不在此限。之所以有此主觀狀態的要求,是因為商業秘密沒有公示性,過度保密會危害情報交易的安全。我國學者中也有類似見解,認為將過失作為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觀心態,本身就已非常嚴厲,再不將其限定于重大過失,就更為嚴厲; “應知”不能恰當地表達法律的本意,建議以后修改法律時,使用“因重大過失不知道”的表述方法。長昊商業秘密律師認為此種觀點值得商榷。在私法理論上,重大過失相當于故意,即與故意產生相同的法律后果,故在此用“重大過失”一詞同故意很難區別;“應知”從本意上講,屬于疏忽大意的過失,而過失從程度上講有輕、重之分,但能否就此將“應知”限定于“重大過失”值得研究,正如論者所言,在目前的情況下,即使我國采用“重大過失”之類的術語,也缺乏判斷重大過失的具體標準。而且,這里還有一個與其他法條相協調的問題,而我國刑法中的其他過失犯罪是不存在輕重之分的。
 
   (四)綜上所述,長昊商業秘密律師認為,侵犯商業秘密罪在主觀方面不應包括過失在內,建議在修改刑法時,取消“應知”這一規定,從而將侵犯商業秘密罪控制在合理的限度之內。



 
 
   概要:侵犯商業秘密罪全國知名辯護律師團——廣東長昊律師事務所(唯一官網:www.supermecourt.com/Sspj/Index.html)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團,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法律服務。多起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件處理經驗,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立案、侵犯商業秘密罪證據調查、侵犯商業秘密罪司法鑒定、侵犯商業秘密罪司法審計、商業秘密罪辯護等。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件一條龍法律服務。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報案_侵犯商業秘密罪無罪辯護_商業秘密保護_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例_軟件著作權_侵犯著作權罪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侵犯著作權罪辯護,全國的案件勝訴率遙遙領先。實現商業秘密、軟件著作權一站式保護網,為大中型企業提供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立案、軟件著作權維權、侵犯著作權罪經偵立案、商業秘密鑒定、侵犯商業秘密罪審計等知識產權法律服務。

延伸閱讀

群英会开奖直播视频